被黑社会追杀深患疾病,求救!

zzz37216@163.com  14天前
0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求助信



    亲爱的朋友、社会上热心善良的人们:


    你们好! 感谢您在百忙之中读到我的求助信。我叫张玉贤,家住四川省自贡市自流井区李家湾动迁安置房。我家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,家里三口人,父母和我,原来我们生活不是太富裕,但还算比较幸福。

    但后来,因工作中我与一同事发生一些事情后,我离开了公司。2016年6月,我外出打工,她叫黑社会的追杀我,预谋陷害我,不管我到任何地方,他们就追到什么地方,每个地方的当地人,几乎各行业都被他们收买。我买的任何东西都有刺鼻的化学味道,吃后脚肿得像馒头一样,头昏、恶心,估计是重金属中毒,我有点钱也买不到任何东西吃,哪怕是一瓶干净的水也买不到。他们目的是让我拿钱给他们,我在他们手中拿着的一张奖券上看到写着两个字:‘通吃’。父母在当地报警、登寻人启事找我。后来,让我家楼下的陈超开私家车接我回家,并开高价给他,他开的全是偏僻无人烟的路,不知要把我们一家开往哪里,还叫我们乖乖坐着不要说话,我在车上打110,他反手过来抓我的电话不让我打,还说:你以为你在哪边不好过,回去就好过了吗?……后来经过千难万险,我们才回到了家,回家后我们给社区书记说了此事,问他要不要报警,他说只要陈超没再做了就算了。回家后,正如陈超所说,日子不好过。黑社会的把我们当地所有人几乎各行业以及亲戚、朋友也买通了,以各种方式残害我,还到处造谣黑我,使我身败名裂,生不如死。

      我无法生存下去,2016年10月15日晚,我喝了很多敌敌畏,母亲发现后播打120,把我送至四医院,经抢救后在重症监护室观察,呕吐、恶心,手颤抖,胃部受损进食有些困难。住了几天院,暂时脱离生命危险,有一个主治医生说:世上最痛苦的事是,想死都死不了。因医院有黑社会的人穿梭往来,又因经济原因(每天平均大概花费1000元)我们要求出院。我的主治医生说,像我这种情况,还需要输一、两个月的液,如果现在出院就必须要到外面继续治疗,继续输液,否则就会面瘫,神经也会受损,有时走着走着就倒地不起。但是医生在出院单上写的是一切都正常,好转了。我让医生按他说的写,他不同意。而且,在住院期间,几个护士给我打了一针黑乎乎的东西,打针后,我吐的口水全是像棉花一样的,一团一团的,根本散不了,我怀疑那是带有化学东西的。我吃敌敌畏住院的前几天,都没有这种现象。这也是我要出院的原因。10月19日,我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       出院回家后,也不敢到当地任何医院、诊所医治,头昏、恶心、手常颤抖无法控制。身体里有农药,还可能有重金属中毒,全身各部位的血管好像是流不通还是什么,常有往外冒的反应,常发作。后来,我与母亲去舅舅家(他们也是被收买了的)回来的路上,黑社会的又弄车祸,我和母亲被两轮撞倒在地,母亲脚撞断了。我头有一个口子,我多处骨折,手脱臼了,我忍着痛,我不敢医治。母亲作了一次手术后,肇事者不出钱,说他一切听交警的。该半个月出的事故认定书,但一直都没出给我们。现在母亲做二次手术还需要将近1万元。父亲有严重的糖尿病,高血压,高血脂,没钱治病,只能拿点便宜药。我的病情因长时间得不到好好的治疗,病情日益加重,另一方面是不敢去各医院治疗,感觉就是在病痛折磨中等死一般。黑社会的还到处造谣说我有精神病。报警,警察也不搭理。

       万般无奈下,跪求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给予帮助,像我这种情况该怎么办?该如何生存下去?我们被围困着,肯请爱心人士搭救一下我们可怜的一家人,万分感谢。我想离开这个地方,我只想把自己病治好后,能有一技之长,找份工作挣钱好好孝顺父母。愿爱心不打烊,感谢人间的好心人。

      我们现在围困在这里,走投无路,您的每一次转发和帮助都是我们生活下去的希望,也会给我增添一份坚持活下去的信心。

      求救!求救!求救!……


回复 0  
游客  现在